• 复兴航空坠机空姐:曾躲过空难 如今再次幸运逃生

  • 发布日期:2019-10-23 06:12   来源:未知   阅读:

  根据台湾灾害应变中心消息,截至昨晚9时,复兴航空坠机事件已造成至少31人罹难,15人受伤送医,另有12人失联。

  随着何永生、黄一飞、王博雅和余虹4名不幸遇难的大陆旅客身份得到确认,已确认至少有22名大陆旅客不幸遇难。

  台湾民航主管部门负责人林志明昨晚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5日天气不好,“搜寻没有进展,没有新的发现”。

  据台湾观光部门统计,44名大陆旅客家属及工作人员5日已经抵台处理善后等相关事宜,预计6日还将有12名大陆乘客家属来台。

  昨日,第一批18名大陆乘客的家属、9名领队从厦门直飞台北,于13时20分抵达台北,处理相关后续事宜。

  厦航国旅官方微博5日下午称:其工作人员已抵台湾,白小姐资料经探视,黄立平、颜春伟、颜依锦3名受伤大陆游客情况稳定。

  由于空难罹难者受到严重冲击,导致遗体无法辨识,必须透过DNA来辨认身份,目前根据旅行社的说法,遗体已经全部采样。

  台湾飞安会执行长王兴中昨日透露,飞安会4日就已取得复兴航空失事飞机上两个黑匣子—“座舱语音通纪录器(CVR)”与“飞航纪录器(FDR)”。

  王兴中说,当天上午,飞安会已下载黑匣子资料,今天上午将召开复兴航空GE235失事调查组项目会议,由各参与调查单位做资料确认。

  复兴航空表示,昨日对已确认身份的罹难者家属发放新台币120万元丧葬补助费(约合人民币23万元),供家属用于丧葬相关支出。

  复航表示,GE235空难死亡人数增至32人,15位伤者仍在接受治疗,另有1位旅客已出院,11位旅客仍在搜救中,2名地面伤者在医院救治中。

  复兴航空已开始安排专人发放紧急慰问金,每位乘客发放新台币20万元(约合人民币4万元,含2位地面伤者),截至目前,已发放9位,发放作业陆续进行中。

  报道称,复兴航空特别恳请媒体,应给予罹难者家属、伤员及伤员家属多一点尊重与空间,避免近距离拍摄。

  复兴航空ATR72客机4日坠机,其中机上空服人员黄敬雅失事时坐在飞机尾端,坠毁之后从碎裂的机舱后爬出,肋骨骨折、肺挫伤以及肾挫伤出血。家属得到消息后紧急前来探视,黄敬雅看到家人后崩溃地大哭说,“我以为我要死了。”

  黄敬雅虽然受到重伤,但伤势稳定,据家属转述,她因为坐在飞机尾端,失事时幸运地从碎裂的机舱中爬出来,回忆起失事情况让她几度情绪崩溃,但家属表示:“人没事就好。”

  其实去年复兴航空发生澎湖空难时,黄敬雅就是当时机上的空服人员,但因为临时和同事换班才逃过一劫。这次虽然又受重伤,但仍幸运存活,她直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获救乘客林明威、江郁颖夫妻及一岁儿子林日尧,一家三口原本坐在机体左侧,但起飞前,林明威听到噪音感到不安,要求换位子,结果原座位的左侧机体受损严重。

  飞机坠河后,林明威的位子就在机腹破洞处,他从洞口逃出后,紧急搜寻妻小,先拉起身旁妻子,接着看见泡在水里的儿子脸色、嘴唇发紫,赶紧拉起并施以心肺复苏。

  由于河里温度较低,林明威之后又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裹在儿子身上。而在救援过程中,由于外界环境嘈杂,他连忙又将孩子的头紧搂怀里轻轻亲吻,努力安抚孩子的情绪。

  机长廖建宗双亲得知儿子的不幸消息后赶赴台北,老家已经空荡荡。廖建宗的老家在南投市,曾经历“9·21”大地震房屋倒塌;他的父母早年四处奔波,跑遍南投摆摊卖衣服,为了一家的生计,从早市卖到夜市,廖建宗也在课余时间跟着父母,帮忙分担。

  廖建宗的父亲见到爱子遗体,不禁悲恸地哭喊:“建宗,阿爸在这里,阿爸在叫你,你有没有听到!”让在场人士都为之鼻酸。

  廖建宗曾就读商工职业学校、工专学校学习机械科,为让父母亲过更好地生活,他毕业后自学苦读考上飞行员,10年服役期满后才进入民航担任飞行员。廖建宗和妻子育有一名9岁儿子。

  昨日,台湾媒体报道,有复兴飞行员爆料称,GE-235航班于事故前已完成一次松山到金门的往返任务,从金门返回松山时,维护本记载引擎有异状,但经地面人员检测后,发现无异状,但地勤人员担心遭罚款,催促先放飞,要求先飞完金门后再仔细检查。

  台湾地区民航局表示,事故航班为当日第3次飞航,查证该航班当日前两次飞航纪录及维护纪录,并无任何飞机故障登录的情况,且访谈当班机务签放人员,确认并无故障登录,亦无催促放飞的情况。

  复兴航空特此澄清,复兴航空将4日当天飞行员所签署的飞航登录表提交民航局,机师于来回航班上除记载飞行记录外,登录表均显示“N/L”,表示无特殊状况发生。

  陈志民表示,飞机坠落处河水有三到四米深,机头向下,机腹朝上。他们到达的时候,有10多个民众爬出机舱,站在机舱边上。救援人员游泳、划橡皮艇过去,陆陆续续救出了25个人。这25个人里有10个人送到医院后宣布不治。

  陈志民表示,救援人员到达现场之后闻到了浓浓的汽油味,担心用切割的方法会造成飞机爆炸。而且也不了解飞机里面的电线设置,另一方面也担心切割的时候会伤害里面的乘客。所以当时尽量用徒手的方式。

  陈志民称,他们后续就开始进入机舱。因为机舱三分之二是浸在水中,河床里视线不好,而且飞机座椅也发生了变形,所以救援比较困难。后来我们将机舱拖到岸边,采用吊挂的方式,到昨天凌晨2点,救出了21个人。但这21个人都没有生命迹象了。

  空军指挥学院作战指挥系情报外军教研室教授陈洪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对于一个飞行员来说,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撞击建筑物不仅会使自己死亡,还会造成建筑物内部人员伤亡,及时绕开,也会让建筑物及人员安全。还有一种可能,飞行员当时已经无法操控飞机了,飞机在自动的状态下,因为气流、侧风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被动地绕开了建筑物。

  美国媒体报道,前美国联邦航空总署监察员苏西表示,坠机画面逐格来看,两个螺旋桨未同步运作,左侧螺旋桨失去动力,右侧也未见输出多少动力,引擎此刻通常会进入自动飞行状态,但画面未见自动飞行发挥效用,机师可能转为手动,避免机身撞击建筑物,试图降落河中,减少伤亡。

  苏西指出,机师飞行期间两度转向,第1次转弯爬升未见引擎运作,第2次转向明显是为了降落水上,相信是飞行员的意图。

  前美国运输部督察长施亚佛指出,高度确信机师最后操作救了许多人,此次事件如果未受风力影响,机师有机会飞越都会区完成降落,可能会有更多人生还。

  昨日,国际民航组织建议通过一项新的航空器15分钟追踪标准。标准规定,全球所有商业航班必须安装追踪系统—全球航空遇险和安全系统(GADSS)。确保能够实时、准确地传送飞机所在位置的飞行信息,避免飞机失联的情况发生。

  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办公室首席发言人安东尼·费尔宾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系统可在飞行途中每15分钟汇报一次客机所处位置。如果出现飞机转向、偏离航线等“非正常事件”,汇报位置的频率将增加到每分钟一次。一旦客机发出求救信号或失事,救援人员可以根据客机发出的信号尽可能缩小搜救范围。

  空难研究专家、法国航空AF447事件的研究者比尔·帕尔默表示,目前飞机追踪系统的弊端在于,只能在经过一定通航点的时候每隔30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报告其飞行参数。

  新系统将提高信号报告的频率,以及在紧急情况自动提升报告频率。改进后的追踪系统能够帮助遇险的飞机更早地发送自动信号。这样的系统也能够增加找到失联飞机的可能性,无论其在空中还是已经坠毁。